平臺責任有邊界

劉遠舉2019-08-24 16:34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劉遠舉/文 最近,有多名消費者投訴在某電商平臺上買東西付了錢卻沒收到貨。調查發現,這些爆料的“消費者”都是“刷手”,本希望通過“刷單”牟利,結果被騙,就通過投訴沒收到貨的辦法,找平臺索賠,來挽回自己的損失。

其實,這種策略非常常見。維權的時候,盯住大戶,讓大平臺承擔更多的責任,是中國老百姓基于當下法治不完善階段的一種中國式處世哲學。比如,有小孩偷開共享汽車撞死了人,受害者家屬直接放過肇事小孩一家,采取了盯住平臺的策略,最后是平臺賠錢了事。只要不裝作對中國的現實一無所知,都不難理解這種現象。但是,這卻不是科學的、理性的、法治的劃分責任的方式。

這種維權一旦得到支持,會造成嚴重的道德風險。所謂道德風險,并不是道德變壞的意思,而是一個經濟學概念。它指的是,在信息不對稱條件下,負有責任的經濟行為主體不承擔其行動的全部后果,就會最大化自身利益,同時侵犯他人利益。

如果詐騙活動只要涉及到平臺,平臺就必須承擔責任,這有可能會使得貪心的人更加大膽——反正都有平臺兜底負責。所以,擴大平臺的責任,會導致更多的騙局發生,就像銀行如果要為每一筆匯款負責,人們就有可能不假思索地向騙子匯款——假的有銀行負責,萬一是真的,收益就是自己的。

這甚至會導致形成新的詐騙模式。賣家和買家通過平臺形成支付,然后假裝自己被詐騙,要求平臺負責賠償。

如果只要有人被詐騙,平臺就要承擔責任,賠償的費用必然從平臺的利潤中來,這意味商家的費用要增加,價格上升,消費者也會多付出。價格高了,消費者自然不會來,合法經營的商家也會離開。在電商平臺上,這就意味著“不貪心的人,為貪心的人買單”。顯然,這不公平。

所以,從杜絕道德風險的角度,平臺不應該承擔法律規定之外的責任。避免道德風險的辦法,就是讓負有責任的主體承擔起責任。如果參與了盜刷、刷單等行為,當然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這樣的例子還很多。比如白色餐盒,買的是餐館,用的是食客,負責監管是塑料制品政策、垃圾回收體系,但最后,輿論指向之下,美團與餓了么背鍋。共享汽車也是,按法律規定,開車的應該負責,但也是平臺背鍋。

這種情況下,有限責任公司變為了無限責任公司,有限責任行業變為了無限責任行業。這種無限責任最終會拖垮平臺、拖垮商家,反過來最終損害消費者。比如,支付平臺不可能去查清所有收款主體,否則門檻會提得很高。現在,中國人在小攤小販買東西也習慣了用手機支付,如果平臺責任加大,這一切便利都會消失。利用平臺實施詐騙的,很多時候都是手續齊全的小商家,如果平臺要為詐騙負責,就必然導致平臺切斷小企業、個人商家的入門資格。

所以,不管是在司法、輿論、消費者保護的調解中,責任的劃分,要在法律的框架下,進行科學的、客觀的、理性的邏輯分析,而不能僅僅為了平息不滿“吃大戶”。這種辦法,看似能迅速解決一時之問題,卻會損害其他群體的利益,并造成長期性的負面影響。

互聯網平臺經濟是生產力新的組織方式,借助中國經濟的發展以及頂層設計對創新的鼓勵,中國的新經濟快速發展:如今,共享單車、社交電商、電子支付等平臺,已經成為引領全球模式創新、技術創新的領頭羊。保障平臺經濟相關市場主體公平地參與市場競爭是當下中國經濟發展的新動能,但如今,平臺也深受各種責任認定的問題困擾。

針對這種情況,最近發布的《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平臺經濟規范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在“創新監管理念和方式,實行包容審慎監管”這一內容下,提出了“科學合理界定平臺責任”,要求“明確平臺與平臺內經營者的責任,加快研究出臺平臺盡職免責的具體辦法,依法合理確定平臺承擔的責任。”顯然,所說的科學劃分責任,就是從法律的、經濟學的、管理學的角度,分析責任應該如何劃分才合理。

當然,這并不是說,平臺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免責或減輕責任,正如《意見》所要求,平臺在經營者信息核驗、產品和服務質量、平臺(含APP)索權、消費者權益保護、網絡安全、數據安全、勞動者權益保護等方面的相應責任,是不可推卸的。

(作者系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的研究員
2018世界杯决赛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