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節跳動的跨界焦慮

遠山2019-08-26 10:52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遠山/文 字節跳動似乎每隔幾天就要弄一個大新聞。

媒體報道稱,天眼查顯示,北京星云創跡科技有限公司于8月1日完成對北京時光荏苒科技有限公司的100%控股,后者是房產交易平臺“幸福里”的運營主體。而北京星云創跡科技有限公司由字節跳動有限公司全資控股,實際控制人為張一鳴。字節跳動方面回稱,“相關的報道不準確。幸福里是字節跳動旗下房產綜合信息平臺,致力于為用戶提供全面、專業、可靠的購房決策支持,該平臺目前處于測試狀態。”

從字節跳動的回應看,它承認了幸福里是其所做的房產綜合信息平臺,這一模式似乎與貝殼、我愛我家等有明顯重合,從線上房地產信息中介平臺切入,未來有可能深入到線下二手房租售及新房銷售等利潤率更高、市場規模更大的領域。據悉,張一鳴作為一位連續創業者,曾創辦過九九房搜索,如今重拾舊業,或許就是瞄準了這一市場的巨大空間。

字節跳動似乎正處于四面出擊的狀態。先是推出在線社交工具,直接對標微信,收購了錘子科技,涉足手機業務;然后上線“頭條搜索”,slo-gan為“搜你想搜的”;接著媒體紛紛報道其進軍游戲領域,多款游戲正在研發中……

這意味著,字節跳動接下來將遇到無數的競對:字節跳動與騰訊的恩怨糾葛愈演愈烈,甚至到了互訴的地步。手機業務本身就是紅海,哪怕字節跳動繼續延續錘子手機之前的“小而美”業態,也必須重度投入,畢竟,如今華為、小米等都在做品類細分,中高端手機是其爭奪要地,更不用說蘋果本身在這一細分領域的優勢。而搜索業務則讓字節跳動與百度的競爭趨于白熱化,一旦做線上房產信息中介,與貝殼、我愛我家的交鋒不可避免。

“跨界”成為字節跳動日益凸顯的標志。探究其持續不斷“跨界”的緣由,是否反映出其深層次的發展焦慮?有業內研究機構預測,2019年信息流廣告市場份額預計將達到1500億元,而字節跳動2019年的廣告營收目標據說要達到1000億元以上,也就是占據信息流廣告的2/3。

即使對字節跳動發展態勢再樂觀的業界人士,恐怕也未必能對千億營收目標有百分之百的信心。百度APP的日活用戶已破2億,二季度財報顯示營收263.26億元人民幣,凈利潤24億元人民幣。一個更為重要的指標是,截至2019年6月30日,百度持有的現金、現金等價物和短期投資總值為人民幣1373億元。也就是說,百度擁有的現金流足夠多,可以支撐百度在信息流廣告營收市場上,用更具性價比的方案留住老客戶,吸引新客戶,這是字節跳動在信息流廣告市場面臨的最大挑戰。

同時更要看到,信息流廣告市場有明顯的天花板,BAT、新浪網易等傳統門戶均在積極布局信息流廣告市場,快手也在發力猛攻,競爭趨勢將進一步加劇。

另外,信息流廣告還受制于經濟形勢、政府監管、用戶接受度等諸多限制。無論是某些利潤率較高的信息流廣告(如醫美、電商)質量不可控的風險,還是打“擦邊球”廣告面臨投訴及有關部門查處的風險,或者信息流廣告過多對用戶使用體驗也帶來的干擾,都使得信息流廣告市場容易遭遇“黑天鵝”。去年字節跳動因違規廣告頻被媒體曝光,并被有關部門查處,從中就可見信息流廣告營收高增長目標與風險控制的兩難。

或許正因如此,字節跳動才急于同時推出多個新業務,在守住信息流主業的同時,突破業務及營收結構單一的瓶頸,實現“第二增長機”,是字節跳動的破局選擇。

不過,跨界就必然要踏入別人所享有的河流,從現有中國互聯網行業的發展經驗來看,似乎還沒有一家企業能夠在如此多的跨界之下實現成功,哪怕是BAT也為此交過學費。新興業務的培育周期隨著競爭對手的強大被拉長,其投入之重也是字節跳動必須跨越的門檻。

互聯網行業普遍容易陷入焦慮狀態,從個體到公司。字節跳動的跨界焦慮恐怕就在于:在“跨界”就意味著“樹敵”的挑戰面前,如何做好新業務的攻與原先信息流主業的守,不至于顧此失彼。我們猜得到故事的開頭,卻不一定猜得對故事的結尾。

(作者為資深財經評論員)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2018世界杯决赛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