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國吾民】湯敏:高考擴招之父要用科技填平教育鴻溝

李靜2019-09-27 16:03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靜 出生于1953年的湯敏身上有三個標簽——1977年恢復高考后第一批考生、高考擴招之父、友成企業家扶貧基金會副理事長。

除此以外,他還有著很長的頭銜,國務院參事、中國經濟50人成員、前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秘書長、曾任亞洲開發銀行駐中國代表處首席經濟學家、副代表……但在他眼中,都不及他現在的身份和所做的事情令他喜歡——用科技填平教育鴻溝。

在很長時間里,湯敏一直以經濟學家的身份出現在各種場合,但在9年前,湯敏突然給朋友們發送了這樣一條短信:“換一種活法”。投身到教育公益中去,就是湯敏選擇的下一站。

 

2019年9月10日教師節,湯敏疾步出現在位于京城大廈的辦公室內,十幾平米的辦公室被一堆堆物流包裹占據了一半的位置。進門時他無意中被風扇電線絆了一下,但此刻,湯敏顯然已經顧不上這些。

這幾天,他正在為一項公益項目奔走忙碌。這項名為“青椒”的計劃是通過網絡直播的形式為鄉村青年老師提供專業課程、師德課程和分科課程的培訓,課程開設初衷是為了把鄉村老師留住。在過去兩年時間里,他們為20多個中西部農村學校培訓了5萬多名鄉村教師,這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培訓,是利用互聯網的方式進行線上授課,就在這一天,又有上萬名鄉村教育工作者們開始了為期一年培訓的第三次課程。

在過去9年時間里,湯敏和他的團隊還做過雙師課堂,“銀齡計劃”、“小鷹計劃”、“常青義教”等類似的公益計劃。有的獲得了國務院領導的批示由國家財政撥款推廣至貧困山區,有的已經在全國20個省,幾百所鄉村學校中進行試驗。

2013年,被稱作是幕課的中國元年,大規模在線教育的大幕開始在中國拉開。只要有一臺能夠連上互聯網的電腦,你就能學到想學的課程,且不受時間、空間的限制,它的出現被無數人寄予希望,并被看作是印刷術發明以來對于教育最大的一次革新。

湯敏是幕課的支持者也是積極的推行者。2014年湯敏出版了《幕課革命》一書,書中他寫到:在傳統的教育方式下,教育不可能公平,古今中外,概莫能外,而在幕課下教育公平終于有了希望。

把優質的教育資源利用互聯網的形式輸送到最貧困的地區去,用教育阻隔農村貧困的代際遺傳,湯敏說,他想讓全世界沒有解決好的教育公平問題在中國得到大規模緩解。

重啟高考

1977年,當恢復高考的消息從操場喇叭中傳出時,湯敏和他的學生們正在農場翻地。原本熱鬧無比校園,瞬間安靜。那一年,湯敏正在南寧四中做一名數學老師。

很快大家意識到,一個新的時代就要來臨。

中國高考被迫中斷了10年,無數知識青年投入到上山下鄉中。湯敏出生在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是一名大學教授,5歲時跟隨父母遷往廣西南寧生活。在他的記憶里,由于外部因素帶來的停課讓自己幾乎沒上過初中,高中也只讀了兩年就到農村去插隊。

湯敏笑稱自己是無知識的知識青年:“那年我只有18歲,只比我的學生大一點。知識儲備不足,給學生上課心里都發虛。”

高考恢復的消息像一聲驚雷,震醒了沉睡中的知識青年,也震醒了湯敏。

多年后,坐在辦公室回憶起這段歲月的湯敏,依然很唏噓:這是一件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事情——高考的恢復意味著人才選拔的標準發生改變,不正常的教育秩序將逐步走向正軌。恢復高考讓無數學生父母意識到,自己的孩子不用再走上山下鄉的唯一路徑;讓學生開始意識到學習是有意義的事情,個人的發展將和自己的努力聯系在一起。

把荒廢的知識補回來,湯敏動了參加高考的心思。

從知道考試、備考到12月參加考試,僅有1個月時間。期間,這位24歲的高齡考生還曾因為自己教師的身份出現過不允許報考的經歷,但好在最后化險為夷。

用他的話說:“那一個月真是人生中最緊張的一個月,高考是由多門考試組成,當時我只有一些數學功底,在此之前,物理、化學這些科目都沒有接觸過。白天要到學校農場帶領學生勞動,學習只能放在晚上,熬著煤油燈。在臨考前,我數學基本上就沒看,主要用來突擊物理和化學。”

和湯敏同樣變化的還有他身邊的學生——學校開始變得安靜,課堂上認真學習的人數開始增加。而在恢復高考前,學校中還廣泛流傳著讀書無用論,學校和老師的作用也只是把學生管理起來,不去社會上搗亂。

“要知道中國真變了,就是從恢復高考開始的。”湯敏這樣認為。

高考制度的恢復開啟了一個新的時代。1977年12月10日,中國500萬考生走入重新打開的高考考場,27萬名考生最終脫穎而出。同年,《人民日報》上沉默10年的高考話語隨之破冰,在4版開設的“考場內外”欄目,發表了《考場內外處處春》《老教師話高考》《考生的心愿》等5篇文章。

1個月后,湯敏站在了武漢大學門口。

高考擴招之父

21年后,曾經被高考改變了命運的湯敏也即將給高考本身帶來變化。

將經濟學家湯敏與教育扯上關系的原因是一份《關于啟動中國經濟有效途徑——擴大招生量一倍》的建議書被國家采納。隨著這一建議書的被采納,中國高校擴招正式在1999年拉開序幕。

一個數據顯示了這樣趨勢,中國高考招生規模從1998年108萬擴大至1999年的159萬,增幅超過47%,而這一建議書的寫作者正是湯敏和他的妻子左小蕾。

湯敏事后回憶,決策層之所以采納這份建議書的原因,很可能是其中提到的,通過擴招可以部分解決下崗工人的就業壓力,正好契合了1998年中國經濟面臨的現實情況。

在中國經濟史中,1998年是極不尋常的一年:此前一年爆發的亞洲金融風暴在席卷泰國后,還在向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韓國、菲律賓等地波及,與此同時,中國本身也正面臨一系列重大改革之后的一些變化。

中國政府在這一年啟動了加快基礎設施建設、擴大內需、保證8%的經濟增長率等一系列措施。

從武大畢業后,湯敏曾有過兩年短暫的留校任教經歷。在這之后,他又遠赴美國伊利諾伊大學攻讀經濟系博士,畢業后被亞洲開發銀行經濟發展研究中心聘為經濟學家。作為負責東亞經濟、區域間經濟合作的湯敏在亞洲金融風暴發生的時候,正好處于危機的中心口——菲律賓,親眼見證了危機中東亞各國糟糕的經濟環境。

1998年,回國探親的湯敏敏銳地發現,盡管國家出臺了一系列擴大內需政策,鼓勵大家買房、買汽車、買冰箱等等,但在當時經濟情況下,以這種方式刺激經濟,難以對普通民眾奏效。“唯一可能見到效果的就是擴大高等教育。”湯敏說。

教育是消費的另一種投資,在湯敏看來,中國家庭對下一代非常重視,即使在面對復雜的經濟形式,家長也愿意為教育支出。“投資教育是為下一代,為了家庭,為國家的未來投資,這和投資學區房是一個道理。”

另一方面,通過擴招可以部分解決下崗工人的就業壓力。湯敏算了一筆賬,如果三年擴招一倍,擴招的學生要在學校呆四年,等于是讓上千萬的下崗工人有了工作或者至少沒有被年輕人搶走工作機會。基于當時的情況,湯敏判斷國企改革造成的“下崗潮”只是階段性的,有了這幾年的緩沖,下崗的壓力會小一點。

擴招建議最終在1999年正式實施,這意味著中國高等教育出現了一次本質性的改變:從只有少數人能上大學的精英教育轉向面對多數人能上大學的大眾教育。

湯敏說:“我曾經因高考收益,我希望更多人能因此受益。”

高考擴招政策令湯敏日后受到諸多非議。直到今天,一些反對的聲音與湯敏仍在網上進行持續不懈的辯駁。這些反對意見主要集中在——高考擴招直接導致高等教育質量下降;擴招之后,激增的數量形成了一些人所說的“大學生畢業即失業”的尷尬現狀。

但湯敏覺得,沒有數量,就沒有質量。不能拿精英教育與大眾教育的質量進行簡單對比。“擴招后僅985和211大學就招一百萬大學生,現在的211和985大學的水平還不如擴招前包括大專在內的一般大學的平均水平嗎?”湯敏說。

在湯敏看來,擴招讓更多沒有機會走入大學的孩子走入校園,面對更多的機會。龐大的知識人群也為中國儲備了大量人才供給,為此后出現的“創業潮”以及經濟的持續增長提供了龐大數量的高素質人才,而針對“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湯敏認為其根本不在于擴招,而在于后面的教育改革沒有跟上。“對于諫言,我不后悔。”湯敏說。

換一種活法

“換一種活法”——2010年12月,湯敏給他的朋友們發送了這樣一條短信。

在這封短信中,他寫到:我一直有個想做點過去沒有干過的事的沖動……辦公益事業盡管不是真正的辦企業,但除了不賺錢之外,其他如員工管理、市場營銷等,也跟做一個企業十分相像……在有生之年,我也想試著瀟灑走一回,過一過“準”企業家的感覺。“換一種活法”發出去之后,湯敏得到了很多朋友的鼓勵,在這些支持他的朋友中有泰康保險集團創始人陳東升,也有曾任武漢大學校長、中國著名教育學家劉道玉等。

自此,曾經的經濟學家湯敏在友成基金會理事長王平盛情邀請下,正式跨界公益扶貧。

起初對于公益事業,湯敏稱自己是個門外漢:“十幾年前,只跟隨過茅于軾在山西開創了中國第一家民間小額貸款機構,爾后又在北京郊區創辦過一個小保姆學校。在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也接觸過不少公益活動,但那時的多是動口不動手,只是出點主意而已。”

加入友成,湯敏用真刀真槍四個字來形容。

這一次,他選擇的切入點是教育。在他看來,教育遲早要發生一場革命性的變化。“社會在科技的帶動下發生急劇的變化,沒人能預測10年、20年后社會需要什么樣人才和知識,而我們現在的教育還停留在工業革命時期。”

“未來是一個面臨終身學習的時代,我們需要的人才是具有創新型的人才,是能夠根據變化需要調整狀態,隨時學習新東西,鏈接各種資源的人才。現在的學校依然在灌輸知識,我要做的是培養你的學習能力。”湯敏說。

上任后的湯敏上來就做了三件事——把幾百個城市中的退休老師組織起來到貧困山區培訓當地青年老師的“常青義教”,參照美國和平隊的模式將二十名適齡青年送到貧困地區進行為期一年的社會公益實踐的“小鷹計劃”和幫助大學生的創業啟蒙教育“友成創業咖啡”。

針對不同公益分層,盡管上述三個公益行動取得了很多成績。但也逐漸讓湯敏意識到,用傳統方式做扶貧不過是杯水車薪。“在常青義教中,我發現即便是把城市中退休老師全部組織下去對農村教育而言,依然是杯水車薪。”

扶貧要做創新,湯敏把目光盯上了新技術——把優質的教育資源通過互聯網的方式輸送到貧困的地區去。支持他的邏輯是——教師是教學質量的關鍵,實現教育最大的公平性在于教師。諸如幕課等新技術的出現,以其低成本、大規模、更快的速度,將優質的教育資源得以輸送到各個地方。

湯敏是幕課的支持者。最近幾年在做的雙師教學也是基于幕課形式發展起來的。

2014年,湯敏與人大附中合作,利用雙師教學把人大附中老師的課程通過互聯網的方式送到農村去——課程內容由基金會的工作人員在當天晚上錄下來放在網上,傳至當地老師,再由這位老師根據班上學生情況進行剪輯。

通常情況下,45分鐘課程通常會被剪輯成25分鐘——30分鐘。第二天這所中學的學生就可以學習人大附中的課程。課程中老師會隨時把視頻停下來,讓學生回答人大附中的問題,如果答對,再繼續播放視頻。

湯敏說,目前這個事情已經連續做了三年。在全國20個省,200個鄉村學校之間進行試點,平均這些孩子的成績都提高在20分左右。受益的不止于學生,還有老師。在一段時間充當助教的角色的老師們,因為要承擔剪輯、備課、輔導學生,也能成長起來。

這種形式也被湯敏形容為師徒關系的傳承——平均下來,利用雙師模式一個人大附中的老師相當于輔導了全國兩百個學生。利用這種形式湯敏又搞出來“青椒計劃”、“銀齡計劃”、“鄉村振興領頭雁計劃”,等等。

把扶貧公益推廣至教育以外更廣闊的領域,是湯敏最新推動的一個被稱之為“鄉村振興領頭雁”的計劃。由一批來自清華大學等高校和農業領域的專家在互聯網上為農村青年進行免費培訓。1年時間里,上萬名來自于廣大地區的農村青年在線上學習了種植養殖、農村電商、農村旅游等適合農村創業的課程。

說起這些計劃時,湯敏興奮地一直擺著手……

他說,經濟學家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

他說,我是在做創新,我是在做公益,我在做很多人看不到的事情。

他說,比起做經濟學家,改變一所村莊,改變一所學校,這是實實在在的事情。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教育、財經領域。新聞線索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2018世界杯决赛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