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國吾民】“中國芯”智造人張汝京:那是一個追求理想的時代,理想可以驅動人心

沈怡然2019-09-27 16:29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沈怡然 張汝京開始追憶往事,哪怕是2009年辭職中芯國際的艱難時刻,也被他輕描淡寫地帶過。這是2019年9月5日下午,他剛剛去參觀了一所半導體技術學院,晚間還要會見幾位投資人。2018年中興事件的連鎖反應正在中國發生,投資方開始密集關注芯片業。

 

張汝京,美籍華人,現任芯恩(青島)集成電路有限公司董事長,生于大陸,長在臺灣,在美國學習和工作三十余年。52歲時,張汝京組織了400多名華僑回國創業,建立了大陸第一家高端芯片代工企業——中芯國際集成電路制造有限公司,該公司被認為大幅縮短了中國大陸半導體技術與國外的差距。

如今他正在進行人生的第三次創業,2018年他在青島成立芯恩(青島)集成電路有限公司(下稱“芯恩”),已募資81億元,采用共有共享的模式,將IC制造廠的產能共享給IC設計公司、終端應用企業等,期望補全芯片產業鏈中薄弱的制造環節。該項目建成后可實現8英寸芯片、12英寸芯片、光掩模版等集成電路產品的大規模量產。如果項目進展順利,芯恩工廠將在年底實現一期整線投產。

張汝京的公司位于青島西海岸新區的國際經濟合作區內。他的辦公室裝修簡樸,在書柜的頂層擺著各種芯片實產片,包括中國生產的第一枚0.13微米存儲芯片、第一枚銅互連芯片、第一枚12英寸芯片和第一枚符合28納米規格的12英寸大硅片……這記錄著他對中國芯片的的開拓歷程。

他的書柜內,一邊放著微電子書籍,另一邊放著一些圣經,采訪結束后,他將其中一本贈予了記者。

張汝京是21世紀初海歸創業潮中的一員。他曾抱著一顆愛國心回到祖國大陸,但也因此付出極大代價;他帶領團隊建廠的效率打破中國紀錄,但也在平衡產業發展和財務回報中倍感壓力;他曾在中芯國際的專利糾紛中被迫離職,但最終重新起航,創建下一座工廠。“我們如果只能愛那些可愛的,我們的愛心只是簡單的,我們如果也能愛那些還不可愛的,那這個愛心才是真的愛”,張汝京說。

回國創業

張汝京曾在美國TI(德州儀器)度過了20年職業生涯,美國是集成電路的源頭創新之地,TI公司也是美國產業輝煌發展的縮影。期間張汝京曾在美國、日本、新加坡、中國臺灣省、意大利等地建了近10座晶圓代工廠,從TI申請退休后,他原本打算直接回大陸,但在各種因素的影響下只能先回到中國臺灣省。20世紀90年代的臺灣工業電子飛速發展,在垂直分工的經營趨勢下,以臺積電為代表的一批公司正在崛起,成長為全球集成電路產業的重要力量。

在臺灣期間,他多次往返大陸。張汝京回憶,“中國占全球芯片一半以上市場規模,但在2000年,大陸尚無一家企業可實現高端芯片的量產,也幾乎沒有人掌握相關國際上較為先進的量產技術”。

張汝京說,當時曾有一批業界人士邀請張汝京回大陸創業,“他們問我能不能回到大陸來,他們說中國在半導體領域和世界差距很大,現在非常想趕上世界水平。”

2000年初,52歲的張汝京輾轉回到祖國大陸,在中央及地方各級政府的支持下,決定帶領團隊在上海建造一座先進晶圓代工廠——中芯國際。

棘手的問題是,人從哪里來?當時大陸微電子方面的人才水平很高,但多以科研為主,缺乏產業人才。產業的成長和轉移路徑,決定著其中大多數人的職業選擇,一批海外華人雖擁有微電子學歷背景,但因為當時國內沒有相關公司,他們留學后往往選擇留在國外工作。

9月5日,芯恩公司設計與系統整合部門副總經理壽國平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多少人已經大半輩子在國外,雖然國外公司待遇很好,但誰不想回家鄉呢?”2000年壽國平曾在中芯國際任職。

據壽國平回憶,當時華人同事們開始在一些聚會或者工作中討論回國的事,“大家都看到,中國和世界在芯片力量的差距很大,國家很需要半導體,在這個時間點回國創業的人,就是中國半導體的開拓者”。

壽國平雖然也產生過回國創業的想法,但自己勢單力薄,“大家都想回去,但誰來振臂一呼呢?”

張汝京出現了。

2000年初,張汝京到美國招募半導體人才,并為此開設演講會,每次會場都有兩三百人,臺下幾乎都是華人,“我當時講得很激動,我告訴他們,作為一個臺灣長大的中國人,我都愿意把美國和臺灣優厚的待遇放棄,回大陸服務,你們是大陸陪養的,難道不要回去嗎?”

張汝京提到了一個細節,一位博士聽完回去后考慮了很久,最后是一邊流淚一邊對自己的太太說:“還是回大陸吧”。2000年,這位博士離開美國,加入了中芯國際團隊并為半導體代工行業服務了15年。

2個月后,張汝京的團隊有了十幾個人,6個月后,團隊發展到六七百人,其中四百多人從海外回到大陸。張汝京稱,“當時海外團隊成員除了已經加入美國籍的華人,還有一百多位土生土長的美國人、三四十位意大利人、六七十位日本人、韓國人。

張汝京稱:“那是一個追求理想的時代,理想可以驅動人心”,他和絕大多數參與者都談過,“這些人有各式各樣的理想,有的人追求成就感,有的人出于愛國心,還有人說,如果這一次做成功,我將來一生都不會遺憾。”

技術引進

半導體在科技領域是典型的“重投資”行業,在自身的產業鏈中,半導體晶圓制造環節的資產相對更重。

在2000年,中芯國際的獨特性在于外商資本結構和國際化團隊,張汝京認為,從某種程度上看,這種特殊性給予中芯國際求生發展的重要條件——來自外商的投資和歐美國家的進口技術與設備許可證。

多方尋求融資后,張汝京發現,相比國家基金,外商資本對張汝京的項目更有信心。2000年4月,張汝京在上海創辦了中芯國際,將公司注冊地設在開曼群島,并以此為平臺募集資金,再以外商投資的身份在上海設廠,項目第一期募資14億美元,股東有海外華人、國外VC、海外投資銀行以及國內企業,他們計劃將該公司在中國香港和美國同時上市。

芯片制造企業對資金的需求很大一部分來自于試驗和生產設備,它們尖端、精密且成本高昂,更重要的是,歐美國家已經具備了半導體制造設備的成熟工藝,在當時的條件下,要進行追趕,從發達國家進口是唯一途徑。

據張汝京回憶,中芯國際所需的出口許可,需要向其他國家申請,但當時大陸半導體領域還面臨海外的技術封鎖。20世紀90年代,中央設立了908、909工程——兩個工程以進行不同工藝芯片生產線的國產化為目標,先后撥款近百億元——也是因為歐美國家對進口設備及高端邏輯技術的封鎖,而面臨著重重困境。

張汝京內心忐忑地尋求相關人士談判,但出乎他意料的事是,“很多企業和項目拿不到的進出口許可,中芯國際卻拿到了”。張汝京認為這與中芯國際美商投資的背景有關,同時和中美關系有關。

2001年9月,中芯國際第一片0.13微米技術的芯片順利完成,這家千人規模的公司,從打樁建廠房到產出第一片芯片只用了13個月。

中芯變局

張汝京坐在辦公室里回憶起10年前的一段日子,那也是他在大陸創業以來所經歷的最艱難時刻。

快速擴張下的中芯國際急缺資金,但遺憾的是,公司幾乎沒有得到國家的資助。20世紀初中國尚未有集成電路大基金,雖然中國政府重視半導體,但扶持重點仍在國家項目上,中芯國際這類海外注冊且股東背景多元化的公司,在當時像一個“異類”。

張汝京曾在一個會場上向政府人士請求投資,他說“我們雖然是外資,但做的是民族產業”,那一次,他終于申請到了一筆資金。

張汝京說:“當時很欣慰,畢竟即便是現在認為外資或合資不應申請國家資本支持的人,或多或少仍然存在。”

張汝京稱,公司曾在一次戰略部署上面臨很大壓力,當時中芯國際僅有2個中型8寸晶圓廠,且兩廠剛開始實現盈利,但從國家戰略角度出發,相關領導希望能加快布局12寸晶圓廠。而12寸晶圓廠的設備折舊嚴重,會造成很大的經濟壓力。

最終張汝京依然咬牙在北京部署了12寸廠,而在彼時,即使是即便是臺積電這樣資金實力雄厚的企業,也是在建設4個大型8寸廠、且都實現盈利后,才開始布局12寸廠,這個決策曾在股東中產生過巨大的分歧。

張汝京說,“我們做的都是中國芯片產業該做的,一些進口許可國家項目沒有拿到,而我們有幸拿到了,那就應該承擔起這個責任”。

壽國平認為,張汝京常常從國家層面考慮公司發展,而當時中芯國際的股東背景比較多元化,利益訴求不同。是追求財務回報,還是追求國家產業利益,很難統一。

巨大的投資、擴張的野心之下,公司年收入在2007年至2009年間連續下降,與此同時中芯國際還面臨來自外部的挑戰,2003年開始,臺積電在美國加州起訴中芯國際不當地使用臺積電的商業秘密,并要求賠償。此后雙方還有多次專利糾紛。

內外交困下,多方企業邀約收購中芯國際,幾番談判后張汝京頂住外部的壓力,決定把公司的控制權交給國家。2009年,大唐控股以1.72億美元獲得了中芯國際16.6%股份,成為最大股東。在2009年11月底,臺積電和中芯國際6年專利糾紛達成和解,而和解的條件之一是張汝京離開中芯國際。

2009年,張汝京離開了自己一手創辦的中芯國際。

再啟程

張汝京回想過去,說他的初心是為國家建造一座半導體廠,從未預料到會有這樣復雜的局面。“我在大陸十幾年,跟很多人一樣,抱著一顆愛中國的心回到大陸,愿意發揮所長報效國家。但有的時候確實要付出極大代價”,張汝京說,他曾思考什么叫真的愛,“我們如果只能愛那些可愛的,我們的愛心只是簡單的,我們如果也能愛那些還不可愛的,那這個愛心才是真的愛。而真正的愛國,也是不論身處什么環境,都要全身、全心、全力地投入。”

面對曾經的遭遇,張汝京很釋然,他表示,自己為了中芯國際和臺積電的和解而離職,但也并沒有想過永遠掌管中芯國際,看到中芯國際不斷進步甚感欣慰。

從中芯國際離職后,履行同臺積電3年期間不從事半導體相關產業的約定,投身光電行業。2014年接受王曦院士的邀請創立上海新昇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實現了300毫米大硅片的量產。2017年6月任務完成后離開新昇,開始籌劃國內首個“CIDM”項目,于2018年4月成立芯恩“青島”集成電路有限公司。

張汝京如今仍保持著每天近12小時的工作時間,他的家就在園區內。目前張汝京正在籌劃最新一期募資,有時一天內接洽多位投資人,而對于芯恩的規劃,張汝京希望在建好工廠后,產品順利投片,生產國內急需的芯片,盡快完成上市,不辜負股東們的期待。

“希望國家可以早日實現芯片的自主可控,而不是被人卡脖子”,當被問到芯恩項目成功后的下一步計劃時,張汝京答,“會繼續從事慈善和教育事業。”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記者
關注硬科技領域,包括機器人及人工智能、無人機、虛擬現實(VR/AR)、智能穿戴,以及新材料領域。擅長企業深度報道及上市公司分析報道。發現前沿技術、發展趨勢投資價值。
2018世界杯决赛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