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競爭力的新要素:城市溫度

2019-10-01 07:18

西安書院門步行街上有一個普通的露天筆攤,攤主鄒杰華10年前來到西安,通過制筆賣筆站穩腳跟。沒有門面房,桌子是攤位,卷閘門后的過道是庫房,他每天需要花費3個小時的時間出攤收攤。2017年,“是西安”設計團隊幫老鄒的攤位進行了品牌設計,用書法留白手法設計的極簡招牌“興華筆莊”加上帶頂棚的攤架,讓這個小攤成為書院門步行街上最靚的筆攤。

圖片1 改造前的興華筆莊

圖片1 改造前的興華筆莊

跟老鄒的筆攤一樣,免費被改造升級的還有南門外城墻下的馮姐理發鋪、西郊常姐的涮牛肚小吃攤、西工大旁的拙月舊書店等,20個散布在西安城街頭巷陌的小攤小店。

圖片2

圖片3

“西安溫度”第一季、第二季團隊

過去兩年,在西咸新區的支持下,這場名為“西安溫度”的城市改造實驗在西安悄然展開,這項活動由互聯網內容平臺“貞觀”組織20個青年設計師團隊實施。參與人員觸碰到了承載著“城市煙火氣”的普通人的生活狀態和所思所想。李望觀是這個城市輕改造項目的藝術負責人,他說:“這些人跟我們是一樣的人,有自己的夢想,用勞動過活,他們應該享受城市發展的成果。”這個過程也讓參與者意識到,城市公共表達和公共空間應該有更多普通人的聲音。

實際上,中國的造城運動經歷了最早期的工程造城,到之后的產業造城,迎來一個新的階段——關注城市中人的活動,特別是上述項目中的普通人,他們的出現給城市帶來靈魂和活力,他們的活動造就了一個城市的煙火氣和人情味。這種城市的無形精神氛圍,可以用一個詞來概括,那就是“城市溫度”。

圖片4

 

9月21日,一場名為“街道讓城市更好——城市溫度論壇”在西咸新區召開,點題開講街巷里的城市溫度。

消失的煙火氣

“曾經有一個冬天的傍晚,我騎車從二環路拐進一個胡同,那時候正好飄雪,雪花在燈光中飛舞,特別動人。”社會學家、劇作家黃紀蘇曾對朋友說,北京最柔軟的部位就是胡同,最動人的時刻就是胡同里燈火初上的時間,老太太叫孫子回家,炊煙從里面飄上來……

在黃紀蘇眼中,城市溫度就是城市的煙火氣,它是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是日常生活帶出來的聲色氣味。

經濟觀察報城市與政府事務研究院院長宋馥李也同樣看中城市的煙火氣,“都市男女都是飲食男女,只有滿足了人們對逛和吃的基本服務需求,我們才認為這是一個好的城市,是一個好的公共空間。”

然而,中國城市在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大發展之后,規模變得大了,道路變寬了,城中的高樓大廈變得更多、更高,街道變得更時尚、更現代,煙火氣卻變少了,給人的直觀感受就是,城市沒有溫度,冷冰冰的。

政研院花了近一年的時間專門研究逛和吃的事,從吃貨的角度看一個城市的溫度。通過研究,宋馥李發現,在逛吃指數排名上,傳統意義上的大體量城市幾乎很少上榜,北京排名百名開外,反而是三四五線的城市紛紛上榜,例如畢節。“這充分回應了一句話,生活在三四線城市是幸福感很強的。”宋馥李說。

城市煙火氣還存在地區差異,在逛吃指數排名前十的城市,九個是南方城市,說明中國北方城市的逛吃指數明顯弱于南方。

新的城市觀:關注普通人

為什么城市中煙火氣在流失?為什么煙火氣的多少存在地區差異?與會嘉賓普遍認為,這與一個城市政府的治理行為和理念有關。

19世紀德國思想家馬克思·韋伯曾經對中國的城市說過一記很刻薄的話,“中國的城市不過是行政機構的堡壘,或者說是官員的一個住地。”黃紀蘇認為,這樣的說法太絕對、太簡單化,中國的城市復雜而豐富,但是,韋伯的話卻提醒了我們,中國城市有這樣的特點。

任何一個人留心觀察,都會在中國城市中找到這樣的特點,例如,街道上整齊劃一的廣告牌。這種治理手段解決了原本的臟亂差問題,卻損害了街道的多樣性。正是在種種不恰當的管制之下,城市變得“千城一面”。北京社區中心主任茅明睿看來,這叫做“行政有為,治理無效”。

他認為,可以把城市當做一個容器,公共治理手段就是給這個容器進行溫控的過程,政府的治理是一種冷卻手段,保證社會穩定、安全和有秩序。“但是,除了秩序、穩定和安全,我們的城市需要另外的價值,比如多樣性、人性化、創新、包容,這樣的價值就是城市的溫度。”茅明睿在論壇上說。

圖片5

 

城市溫度實際上是一種以人為本的城市觀的反映。“城市只有形態和產業,還遠遠不夠,城市當中還充盈著最有活力的因素,就是人,人的活動應當是當下城市關注的重點。”西咸新區黨工委委員、管委會副主任亢振峰認為,這是中國的造城運動經歷了工程造城和產業造城,迎來的新階段。“城市應當關注創業者、老百姓,解決他們的生活出路、生存空間、交通出行、治病養老等真實的需求,城市溫度即有人文小資的成分,又有民生保障的兜底。”他說。

社會力量共同締造

車水馬龍的街道、人流如織的廣場是一個城市中最具煙火氣的地方。意大利的西耶那每年都會在市中心的城市廣場上舉行賽馬節,市民舉辦的活動、活動中穿的衣服、舉著旗幟都在定義著這座城市。

意大利佛羅倫薩大學建筑學院院長文森佐·萊尼安特(VincenzoLeg-nante)在論壇上展示了意大利多座城市的廣場,他認為,城市實際上是由生活在其中的居民來定義的,他們生活的各類元素形成了這個城市的獨特風格。

圖片6

文森佐·亞歷山德羅·萊尼安特(Vincenzo Alessandro·Legnante)

不過,城市中人員龐雜、活動紛繁,理想的城市公共空間是一個在妥協中相互理解的空間。例如,城市空間容納了不同年齡層、不同需求的人們,有老人、小孩,也有年輕人,有當地人,也有游客,要想讓這些人在同樣的城市空間都找尋到樂趣,需要城市規劃師對城市空間做出多種功能的設計。

“同一個地方,晚上可以是年輕人聚集地,白天則可以吸引老年人和游客。”文森佐分析。這樣的例子有很多,在他看來,規劃師有很多解決方案讓城市更加便捷宜居,重要的是開始做。

如同一位意大利設計師所說,要像補衣服一樣改變城市風光,一點一點將城市的每一處進行修補,最終達成理想的城市。

問題的關鍵在于社會力量的參與。茅明睿認為,城市溫度的要素依靠培育和營造來間接達成,是一種加溫過程,單純依靠政府管制往往會走樣子,需要社會力量參與進來。

中國的一些城市正著手創新城市治理模式,例如,北京引入責任規劃師制度,面向社會招募責任規劃師團隊,派駐到北京的330個街道和鄉鎮,讓規劃專業力量下沉到社區,推動社區更新、規劃和營造。“我們開始追求一種社會廣泛參與、共同進行城市精細化治理的模式。”茅明睿說。

科學技術的發展則帶來了新的手段,茅明睿稱之為市民數據,這些數據來自于互聯網機構或者政府,比如社交媒體數據、手機信令和公交卡數據等,通過這些數據,研究者可以側面了解人在城市中的生活軌跡和不同人群的真實需求。

有溫度的城市正是通過各種方式、聯合各種力量,解決一個問題——如何讓人過體面、有尊嚴、幸福的生活,這樣的城市比單純追求GDP增長的城市更具吸引力。

如同陜西省委副秘書長王飛所說,“讓一個城市更有溫度,也是讓一個城市更具競爭力。”

(蘇晶/文)

2018世界杯决赛分析